原标题:一家35年的餐厅见证开拓者队历史,滑翔机皮蓬杜兰特几代球员在波特兰的最爱

位于波特兰西南部,有一幢二层的房子。从外面看,它毫无花里胡哨的地方。而它的内部,是一家餐厅,常年吸引开拓者队球员关顾,见证了球队历史的一家餐厅。

“我经常告诉人们,你去的这家餐厅从外面看上去不会让你感到特别震惊。但你一定会爱上它的食物——杜贝里咖啡馆(Cafe Du Berry)。”在开拓者效力过11个赛季的NBA传奇球星“滑翔机”德雷克斯勒说道。

杜贝里咖啡馆是一家家族餐厅,位于开拓者队老的练习场馆路易斯克拉克学院的街对面。麦克·安德森和妻子莉迪亚从1984年开始经营这家餐厅,如今他们的五个孩子都在这里工作。麦克·安德森可以轻而易举的说出不同开拓者球员喜欢点的食物。德勒克斯勒?两份法式吐司和火腿或胡椒牛排。拉希德·华莱士?早餐鸡蛋配胡椒牛排或鲑鱼。

喜欢到杜贝里咖啡馆用餐并陪伴安德森一家的不止是开拓者的球员们。据麦克·安德森介绍,传奇巨星比尔·拉塞尔在被德雷克斯勒介绍到这家餐厅用餐后,多次前来光顾。以前,拉塞尔喜欢在驾车从西雅图开往加州的路上来这里稍作休歇。但随着他的年龄增长,曾经习惯这种造访方式变得越来越少。

安德森说他最珍爱的顾客之一就是比尔·拉塞尔,“有时候我不知道他在这里,因为我太忙了。但后来我听到他的笑声,我想‘是比尔!’。我的心陡然开始跳动,因为他是为心中的英雄。”

前开拓者球员特里·波特和杜贝里咖啡馆老板麦克·安德森(右)以及马伦·安德森(左)

十多年前,鼎盛时期的底特律活塞,球队全队,以及NBA很多球队的管理层人员以及球探,还有勇士前锋杜兰特,都非常喜欢来这里享受法式美餐。

“如今,每当我回到波特兰,杜贝里咖啡馆总是我的第一站。”昔日开拓者小前锋斯科特·皮蓬毫不掩饰对这家咖啡馆的喜爱。

前开拓者的队医鲍勃-库克博士经常把鱼带到杜贝里咖啡馆,餐厅帮他清洗并烹饪。库克邀请德雷克斯勒前来用餐,从此,“滑翔机”成为了第一个经常来这里用餐的开拓者球员。

“它简直就是把农场直接搬到了餐厅。想在每个人都在这么说,可杜贝里咖啡馆80年代就是如此。他们有世界上最高的法国吐司,还有土豆、新鲜的草莓和树莓。我一般会点一份火腿和一大杯牛奶。”德雷克斯勒说道,“我总是等不及想去那里。当我在很多个早晨醒来,会去那里吃我的赛前餐。我的孩子们同样喜欢那里。”

由于德雷克斯勒经常光顾,他的家庭和餐厅老板麦克-安德森的家庭渐渐熟络起来。他经常带儿子和女儿一起来吃早餐,让后带着安德森的儿子一起出去玩。在餐厅打烊前,德雷克斯勒再把安德森的儿子送回来。他们就像是一家人。

德雷克斯勒的队友们随后也成了杜贝里咖啡馆的常客。现在是波特兰大学主教练的特里-波特经常和德雷克斯勒以及巴克-威廉姆斯一起来这里用餐,他们三人当年居住在同一个区域。由于离球队的训练场馆比较近,训练前,或训练结束后,三人经常一起到店里点些东西吃。

“这是我们比赛日的日常。我们会到餐厅坐在一起,聊聊我们的对手、人生,或者干脆就是闲扯。”

德雷克斯勒是带队友们来用餐的“领队”,但他却经常迟到,队友们都吃上了,他才来。

让麦克-安德森感到有些无奈的时,球员们经常很不讲究地坐在楼梯上扯闲,只是为了在雨天躲雨。可他们周围的顾客走动起来就变得非常困难。

开拓者的下一代球员同样喜欢杜贝里咖啡馆,皮蓬和拉希德·华莱士成为了这里的常客。“每个人都讨厌拉希德·华莱士,因为他不愿意和媒体交谈。他会给出聪明的答案。但他在我这里是最好的人,”麦克·安德森说。

2004年,在华莱士转投活塞后,他甚至说服全队在常规赛到波特兰打客场期间去杜贝里咖啡馆用餐。安德森说当年活塞总会提前打电线份法国吐司。

“球员们总是眼大肚子小,我从来没见过有NBA球员吃完超过三分之一他们所点的食物。”

当时活塞队的首席运动训练师阿尼·坎德尔负责为球队在波特兰比赛时安排去杜贝里咖啡厅用餐的时间以及订餐。“我们经常订在那里吃早餐,因为那里可以创造出一种让球队团结的更紧密的用餐气氛。每个球员都想去那里用餐,共同用餐为我们的球员、教练和工作人员建立起更好的关系提供了机会。”

麦克-安德森不但是餐厅的老板,还是主厨。他老婆莉迪亚是餐厅的“灵魂”,正是由于她的个性和热情好客,吸引了很多人前来用餐。她认识球员们,让他们感到宾至如归。她知道球员和球队员工孩子们的名字并经常询问他们的情况。她还说服德雷克斯勒去她的祖国菲律宾参加一些演讲活动。

“她非常的外向,特别健谈。她喜欢看我们坐在这里用餐,因为她是开拓者队的球迷”特里·波特说道,“她非常喜欢和我们聊我们的孩子,因为她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她总是关心他们在做什么。她也会谈论我们的时代。她喜欢这种联系。”

丽迪娅在2017年2月21日去世后,杜贝里咖啡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死后三天,餐厅歇业。但由于经济原因,又重新开张,因为安德森全家都在那里工作。那是他们的营生。

前开拓者球员布莱恩-格兰特参加了莉迪亚的葬礼。“我是一个喜欢他们食物的赞助者。我觉得我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当莉迪亚过世时,对整个社区来说都是如此的悲伤,”

当开拓者以前的球员们回到餐厅用餐时,麦克-安德森把妻子去世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闻讯后,德勒克斯勒十分伤感,“我能理解这家人有多伤心。他们是一个非常亲密的家庭。对麦克来说很难。对孩子们也很艰难。对孙子们同样如此。任何时候家族的女族长去世,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65岁的麦克-安德森还把自己的菜谱分享给德雷克斯勒和皮蓬,这样他们就可以给自己的孩子做餐厅的招牌菜肴了。

今年初皮蓬的儿子随高中到波特兰打比赛时,皮蓬带着儿子一起去了杜贝里咖啡馆用餐。

开拓者目前队中的球员只有小加里·特伦特常去这家有着35年历史的餐厅吃饭,这让麦克-安德森感到有些沮丧。小特伦特还是因为老爸的介绍才得知的这家餐厅。他把队友们不去这里吃饭的原因归结为他们不知道这地方。德雷克斯勒哪一年

但联盟里仍有很多球员喜欢这里。篮网球员艾德·戴维斯15-18年曾在开拓者效力,他就是杜贝里咖啡馆的忠实顾客。现在到客场比赛仍然会去那里用餐。当初是他在灰熊的队友泰肖恩·普林斯把这家餐厅介绍给他的,普林斯的介绍人则是拉希德-华莱士。

如今,当“滑翔机”德雷克斯勒造访波特兰时,他最渴望去的地方就是杜贝里咖啡馆。“我会去看看老麦克和他的家庭,但重要的是,那里的食物依旧很棒。”

得知很多现在开拓者的球员没来过自己钟爱的餐厅,德勒克斯勒愤愤的表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zwebdevelopment.com/,德雷克斯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